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 > 详细内容
塞外的风搅雪
来源:朔州市新闻中心 作者:高珍2020-01-06 09:37:14
浏览字号:
0

巴塞罗那vs赫塔菲直播 www.jflugb.com.cn   寒冬腊月里,塞外大山里刮起来风搅雪那才叫个人怕,一袋烟功夫可以冻死只羊,就是在雁门关外长大的人也惧怕它三分。

  你大概还没有领教过塞外大山里刮起来风搅雪吧?你想试一试它的威力吗?那看你身上是不是穿着皮袄皮裤,还把裤脚打了绑腿,不然的话那刺骨的风搅雪,会从你的裤筒从下而上灌进入,穿一般棉衣棉鞋只能和它抗衡半柱香功夫而已,狂风刚从头顶刮过头发就冻硬了。

  漫天大雪刚刚下到三四寸厚的模样,不知道就怎么惊醒了“山风怪”,是不是老天爷下雪没有通知惹恼了它?是不是嫉妒雪姑娘为大山披上了白风衣惹恼了它?反正这个灰家伙就像丧失了理智的醉汉耍起来酒疯,发疯似的把地上的积雪卷起来,一股股扬向了天空,雪刚要落下来它又鼓足了疯劲吹了起来。嘴里还发出“呜儿---,呜儿---”的怪叫声,就像西游记里面的黄风怪,飞沙走雪翻过山梁梁跃过山沟沟,满口“酒气”气势汹汹撒着野冲入了一片树林??吹绞髁掷锪胂允舅绲目菔饕兑裁挥辛?,它就从背后抽出来风鞭,“嘶儿--嘶儿”没头没脑抽打了起来,只听的枯树枝细树枝“嘎巴,嘎巴”硬生生被打落了下来。它抬头看到树叉上有几个喜鹊窝,它喘着粗气抱住树杆摇晃了起来,眼看着那喜鹊窝就要被摇下来了,大概是它怕耽搁了赶路,它也知道喜鹊一定在窝里正在瑟瑟发抖,幸灾乐祸地一转身怪笑着走了,树头还在不停地摇晃着,地上留下了一片片它那鱼鳞状的怪脚印。

  它抬头向四周围瞭了瞭,看到远处的大路上走着一辆毛驴车,它又怪叫着冲了过去。赶车的老大爷可能是正月十六去搬女和女婿去,大概本来不愿意在这样的鬼天气去的,可能是经不住老婆的唠叨才冒着风搅雪上路的。老大爷早看到这个灰家伙打着口哨白茫茫地冲过来了,急忙抽了大黑驴一鞭子想躲过它,还是被它给撵住了。它捧起地上的积雪打向了毛驴的眼睛,趁着毛驴迷眼又把它猛烈地推搡了起来,大黑驴腿打着颤身不由己一个趔趄跪在了雪地上,老大爷慌忙跳下了小平车喊了一声,大黑驴一挣扎站了起来,扭头拉着小平车顺着来路飞奔了起来,老大爷在后面怎么喊也不管用了,“扑通、扑通”只能拖着脚上的毡屋拉追着驴车而去......

  这个家伙也跟着进入了小山村,它“呜儿--呜儿---”在窑顶上窜来窜去,把窑顶上胡麻柴莜麦秸全给吹飞了下来,又蹦跳过低矮的石头墙,“哗啦啦”还带下来几块没放稳的石头。它那会就此善罢甘休,“啪”的一声,顺手把主人的一个洗衣盆从窗台上拉在了地上,它又“当啷、当啷”在院子里踢了一阵子鸡食盆,又去挨门逐户地敲打门窗去了。

  黄土高坡大山里的人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生息息,愿意不愿意也的经历着塞外的风搅雪??赡苌椒缒チ妨怂堑男愿?,你看他们的走路姿势都是弯着腰的,他们的脊梁天生都是一块块硬骨头。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