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鎖在柜子里的中秋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岳子云2019-09-16 09:26:57
瀏覽字號:
0

  每當日頭升起來的時候,我習慣性地推開閣樓門,滿眼的天高云淡,照例去端詳著妻子在空中種下的點點綠植;照例坐在藤椅上,劃拉著手機屏幕,滿屏的中秋祝福和寫意。哦,又是月圓時,我的思緒不禁又回到了童年中秋節,那些奶奶鎖在大紅柜子里的,令我不能忘卻的月餅和酸香的紅果子。

  奶奶離開我已經四十多年了,記憶中的奶奶個子瘦挑,很高,裹著“三寸金蓮”,頭戴黑色道絨帽子,常常拄著拐杖氣喘吁吁地走來走去,童年眼中的奶奶很嚴肅,很穩當。嘗盡家世起伏的酸楚;經歷了“白發人送黑發人”的心痛;爺爺的憨呆;二姑母的英年早逝;過多的家事操勞…讓這位老人沉默寡言,心事重重,老態橫秋。

  兒時家庭條件極度窮困,爹一個人費了吃奶的勁養活著大大小小八口人。月餅于我,更是極度奢侈的稀罕物,即便有兩塊最廉價的月餅,也是母親自己為孩子們做好的。量極少,只有三五塊,白面也是極少的,油自不必說,餅子幾乎就是在鐵鍋里干炕(烤)出來的,多的只是幾點很鮮很艷的胭脂紅,幼小的我站在灶沿下,瞅瞅望望,聞聞跑跑,母親不言語,我再饞也不去觸碰。

  幼年的我,中秋最富有的便是我的奶奶了。每年一到中秋前,遠在河北蘇魯灘的大姑母,奶奶的外甥們,有時候來我家看望我奶奶,有時候讓村里人或她們的朋友、同事給奶奶捎回月餅,多則二、三斤,少則幾個奇香無比的大蘋果或大紅果子;一見月餅,我和小我兩歲的弟弟就像小狗娃一樣,繞著月餅轉圈圈。奶奶說要把月餅鎖到柜子里,到八月十五才可以吃。我和弟弟趴在炕上,吸溜著鼻涕,使勁地湊近月餅深情地去聞了再聞,還不停地用小手戳戳油漬浸過的包裝紙,一下,兩下,三下……

  奶奶自己舍不得吃,也不讓她的孫子們多吃,每每是一塊月餅掰開十幾瓣,一人一小口。奶奶便把剩余的月餅、果子仔細地用手帕包裹好,蹣跚著小腳戰戰巍巍地鎖在了她的紅柜子里。

  終于熬到中秋夜了,月亮初上時,奶奶又拿出兩塊來,先三番五次地囑咐我爹,如何如何擺放,如何如何切牙,家里幾口人,切多少塊。等我爹供奉月亮完畢后,我們才可以吃到屬于自己的那一口。

  中秋過完了,再想吃到奶奶深鎖柜子里的月餅和紅果子,那便是漫長的和抓耳撓腮的等待……

  深冬里,我痢疾了,母親的面疙瘩湯我吃不下,奶奶疼孫子,打開了她深鎖的大紅柜,沒有舍不得,沒有過多的絮叨,用那干扁凸起青筋的修長的手在我頭上摸了摸,悄悄地把一整塊月餅塞進了我的被窩里,嘴里還念叨著“娃啥也不想吃,這可咋辦?悄悄吃哇,金寶和三三都睡著了……”

  弟弟那年月,大腿上生了瘡,常常疼痛奇癢無比,看著小時候弟弟孱弱的身體,很令爹媽煎熬無奈。弟弟還小,奶奶有時候看著孫子疼的難受,便又打開她那深紅的大紅柜,從油漬的手帕里取出一個軟的一碰就破的、黑紅的果子來,哄我的弟弟忘了疼痛,不再哭鬧。弟弟也舍不得吃,用母親的紅毛衣繩栓住果子把兒,掛在脖子上,時不時地在同齡的小伙伴面前 炫耀晃蕩著……

  奶奶柜子里的那幾塊月餅,幾個大紅果子,幾粒落花生,一直是我童年的牽掛,掛念著何時再能吃上奶奶的“好吃的”。也是我童年的怨恨,怨恨著奶奶的小氣和“舍不得”,有過多少次不甘,有過多少次偷窺和覬覦,又有過多少次無奈和遺憾……

  在異鄉生活了三十多年了,每逢中秋,心里依舊懷戀幼年的暖月清輝,口齒生香。童年的不諳世事,兒時的懵懂,不解奶奶的良苦用心,況味中父母日復一日的“吝嗇”,讓我無地自容和百般的羞愧。奶奶的不舍和舍得,每每讓千里之外的我淚澿眼眶:親情,血濃于水。

  奶奶,孫兒我也累了,人生的拐杖在炕上留著的月餅屑里走過,舌頭舔過的月餅油紙換了一茬又一茬,孫兒想給您說:如今我們趕上了好時代,當下的中秋節,月餅更多更好了,我們卻不再稀罕了……

  奶奶,你不再言語孫兒。孫兒也不再擁有大紅柜里的期盼,我只想關閉世俗燈火,靜夜思遷,任往事和親情在心中流淌蕩漾。對望豐潤的朗月,中秋的月餅吆——

  任我百般咀嚼,再也品不出童年時那深鎖在大紅柜子里的味道……

沒有了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